访知名政府律师吴华 政府律师要做“全科医生”

作者: 时间:2018-02-08 16:40:32 来源:法制网 浏览:627 次
  根据中办、国办《关于推行法律顾问制度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的意见》,2017年底前,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县级以上地方各级党政机关普遍设立法律顾问、公职律师(以下统称政府律师)。目前,很多地方已经实现政府律师全覆盖。那么如何做一名合格的政府律师,政府律师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法制日报》记者专访了资深政府律师吴华。
  吴华,北京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任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北京市住建委、顺义区财政局等多部门常年法律顾问,还是国家发改委行政应诉专家小组成员,代理行政诉讼案件数百起。
  业务能力要全面
  记者:担任政府律师,与企业法律顾问相比,需要哪些特殊技能?
  吴华:政府法律顾问工作,直接关系到政府机关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所造成的后果和影响非常大。律师如果不具备担任政府法律顾问的能力,则可能适得其反,导致行政行为违法。
  政府机关的活动,既包括行政行为,也包括民事行为(如办公用房租赁等)。政府律师要对政府的行政行为和民事行为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既需要精通行政法,也要精通民商法甚至刑法。因此说,政府律师业务能力要全面,要当政府的“全科医生”。
  法学功底要扎实
  记者:政府部门很多,各司其职,政府律师需要具备哪些法律知识?
  吴华:首先应具备行政法知识。行政法知识在所有法学科目中,在许多人看来比较复杂。律师需要经过长时间系统学习,全面掌握行政法理论,才能提出行政机关需要的正确的法律建议。
  并且不同政府部门负责的领域不同,需要了解的法律法规也有不同。我在多年政府法律顾问服务过程中,对国土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发展和改革、环境保护、财政、保险监管、农业、公安、体育等法律体系均有涉猎。每开始一个新的领域的政府法律服务,就需要研究其行政管理涉及的所有法律,熟练掌握常用的法律规定。
  记者:某一政府机关的行政活动是对该领域的社会生活进行管理或者提供服务,往往容易与该领域的民事行为相交叉,这对律师是个考验。
  吴华:是的。准确区分行政行为的边界,是保障行政行为合法的重要问题。
  记得我曾经代理一起保险监管行政行为的诉讼,二审中,法官询问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保险监管部门能否直接认定保险合同无效,保险监管部门处理保险合同投诉纠纷与人民法院审理保险合同纠纷的界限是什么?对此问题,如果律师不能准确答复,就可能导致行政行为越权而败诉。
  记者:除了这些知识和经验,一般不涉及刑法问题吧?
  吴华:其实不是。最典型的是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衔接的问题。行政处罚针对一般违法行为,刑事处罚针对严重违法行为。当一般违法行为构成严重违法行为时行政机关就应当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近年来,随着行政处罚力度的加大、监察部门加强对行政执法人员的追责,行刑衔接工作日益突出。因而,行政处罚中,行为人的行为涉嫌犯罪,达到什么程度时需要移送,移送哪些证据等问题需要律师提供法律支持。公务员犯罪,也是政府律师需要处理的刑法问题。
  学习能力很关键
  记者:政府律师除了要有丰富的法学知识,在能力方面有哪些要求?
  吴华:首先是学习的能力。政府法律工作,除了行政法知识,还涉及不同的专业领域。如环保部门作出环评批复需要考虑各种污染因素对环境的影响,如水、大气、噪声等,律师需要搞清楚专业问题涉及哪些法律,以及相应的法律后果及法律责任。
  诉讼业务同样需要搞清楚案件涉及的技术问题。例如,农药登记案件会遇到农药专业知识,环评批复案件会遇到环评专业知识,采矿权案件会遇到矿产知识。无论是在答辩,还是在开庭前、开庭时律师都需要花大量时间学习和钻研专业知识。只有搞明白专业知识,才能掌握案件的焦点问题,才能向法庭准确陈述。
  沟通技能要求高
  记者:律师与政府机关不同部门的工作人员沟通。对非法律专业的工作人员,如何沟通?
  吴华:一般情况下,律师经过梳理、归纳,将问题归结到法律层面,进而作出判断,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重要的是能够用通俗的语言解释清楚。
  此外,还要擅长与行政相对人沟通。与行政相对人沟通,律师除了法律上要准确把握外,还要尽可能地站在中立的立场,讲究沟通的技巧和策略,防止激化矛盾带来负面影响。
  案件代理中与法官沟通也很重要。庭审中,律师需要敏锐地捕捉法官的困惑,尽可能地从专业角度进行解释。
  复杂问题巧处理
  记者:你在国家部委、省市县政府都做过法律顾问,感受有何不同?
  吴华: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政府律师除法律外,有时涉及政策问题,有时涉及历史遗留的问题,有时涉及与其他行政机关或者上级行政机关的关系问题,更多地会涉及公共利益问题。因而,律师提供法律意见时,针对的往往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件事,而是关系到一类人、一类事。因此,需要有较高的政策把握水平,要有较高站位。
  我为部委、北京市级、区级行政机关均提供过法律服务。三级机关中,部委遇到的问题最复杂,有时涉及法律制度的构建和完善;省级居中,既有宏观问题也有具体问题;区级遇到的问题最简单,主要是实际操作的问题。如何在多种因素下想出各方利益最大化的方案,是对律师处理复杂问题能力的考验。律师有时不能只找到一个方案,往往需要提供2至3个方案才行,这是对律师处理复杂问题能力的更高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