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猖獗!假化妆品竟聘请专家搞“研发”

作者: 时间:2018-09-11 17:55:27 来源: 浏览:241 次

(网络配图)

通过小区代购群,从韩国买的某品牌化妆品,连续使用一周后皮肤开始过敏发炎,北京的刘女士这才发现自己被“邻居”坑了。当刘女士找“邻居”理论时,对方说拿不出证据就是诬陷,之后便将刘女士踢出群拉黑。后经多方查证,刘女士发现该代购只是假冒的“邻居”。

朋友圈所谓的“良心代购”,正成为假化妆品泛滥之地。《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调研发现,化妆品制假售假已形成完整的“黑色产业链”,分工明确,设备齐全,专业化程度很高,其中细分出的“假货生产商”“包材提供商”“渠道批发商”等环节,每一环都利润惊人。专家表示,从进货渠道、产品规格、合格证等各方面保障化妆品的产品质量,对于产品质量不合格、进货渠道不正规的商家要坚决取缔。

以假乱真

仅购买仿制包装金额就超百万元

近些年,随着化妆品消费总量的增长,化妆品在每年查获的涉假案件中出现频次非常高,已成为假货重灾区。

最近,苏州警方破获的一起假冒伪劣化妆品案,撕开了代购化妆品以假乱真的背后黑幕。

据了解,苏州警方在郊区某小区里查获各类假冒迪奥品牌化妆品及包装制品121980件,假冒Benefit品牌化妆品及包装制品12444件,假冒的Fresh化妆品820件,假冒Mac品牌化妆品15784件,假冒香奈儿包装制品4016件,上述涉案物品价值在150万元以上。

之后,警方顺藤摸瓜摧毁一条完整海淘假货生产链,查获假冒品牌化妆品8万余件,抓获江苏、广东等地制假售假犯罪嫌疑人16名,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

在苏州警方收缴仓库时,记者看到了这些假冒大牌化妆品。警方为记者打开了一款Dior假香水套装,其中内衬、LOGO、丝带等一应俱全,包装十分精致,令人难以相信这竟是假冒伪劣商品。记者又随机拿出一款Mac假口红与正品对比、试色,无论是外观上的尺寸、LOGO,还是使用后的色彩、滋润度等,几乎看不出有何差别。

“这些化妆品仿真度极高,普通消费者难以识别,很多还是‘爆款’,销路非常好。”苏州市公安局工业园区分局民警谢元龙说。记者调阅该案主要嫌疑人吕某的交易记录看到,仅其中名为“薇薇小妖代购批发”的客户成交量就达7500多次,而微信记录表明,与吕某有业务往来的客户多达数百人。

据吕某交代,其团伙是从广州上家处购入假冒伪劣化妆品,再从浙江义乌上家处购入各类伪造的化妆品外包装。收到货后再重新喷码、自行包装,并以正品的名义通过微商平台销往上海、广州、北京等地,于是一条制售假冒化妆品的黑色产业链逐渐浮出水面。

专案组围绕吕某团伙的进货渠道进行追查,发现自吕某开始贩卖假冒品牌化妆品起,就通过邮寄样品定做的方式让位于浙江义乌的谭某、朱某、庄某仿制各品牌包装,仅购买仿制包装的金额就达110余万元。

至于更为重要的假冒化妆品来源,专案组顺藤摸瓜抓获了向吕某出售假冒迪奥香水的顾某,出售假冒Mac口红的胡某,还有藏匿于上海的供货者时某等人。另有管某在案发后主动到园区公安部门投案自首,坦白制假售假的犯罪行为。至此,一个假冒品牌化妆品的产业链浮出水面。

去年1月,广州警方在白云和花都区查获了一起近年来最大的香水造假案件。CHANEL、LANCOME、CK等14种国际一线品牌香水,假货数量超过11万瓶,涉案成品货值高达8000万元。

去年2月,浙江台州警方公布一起跨省生产、网络销售伪劣化妆品大案,查获各种假冒兰蔻、雅诗兰黛、香奈儿、迪奥等大牌化妆品,共计1200多箱,按正品估值8.27亿。

知情人士称,被查获的只是很小一部分,保守估计,每年至少有上百亿的假化妆品流向了市场。国内化妆品市场的假货堪称泛滥,尤其是热卖的国际品牌成为被仿冒重点对象。

一位经营化妆品生意的资深业内人士透露,网购的三折、四折的化妆品品牌,与专柜相比极具诱惑价格的化妆品,80%都是假货。卖家会以水货、特殊渠道以及邻近有效期等各种理由,来打消消费者的顾虑。他还指出,很多电商卖的产品很大一部分都是高仿货。

专业细分

甚至雇用大学教授调制配方

由于违法成本低、利润高,近些年化妆品已成为假货重灾区,且制假售假已形成完整的“黑色产业链”,分工明确,设备齐全,专业化程度很高,细分出了“假货生产商、包材提供商、渠道批发商”等,每一环都利润惊人。

第一步是研发生产。在徐州警方查办的一起假冒化妆品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贾某等,留学期间在国外搞正品代购,但由于海关检查力度加强,代购利润空间减小,贾某等便在国外购买样品,并生产假冒化妆品的半成品,然后寄往国内加工,最后通过青岛仓库流向全国。而为了“以假乱真”,他们甚至雇用了一名大学教授,利用专业的实验室调制配方合成香精。

第二步是包装。这是关键一环,造假者甚至不惜重金去仿制。犯罪嫌疑人吕某就向苏州警方坦白,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他们不惜重金购买正品搞研发,先后投入110多万元。

多位基层执法人员告诉记者,那些看似精美的假化妆品包装,大多出自没有资质的小印刷厂。造假者会把正品外包装寄给上家,上家按照正品包装去仿制,印刷、烫金、覆膜……工艺流程还很繁杂,有的甚至还要打样3至5次。

第三步是喷码。国内销售的名牌化妆品一般会在瓶身喷码标注生产批次,起到产品追溯和防伪功能。不少消费者也将防伪喷码作为识别正品和赝品的重要依据,却不知不法分子在这方面也能造假。

第四步是采购小票造假。既然是从海外代购,总得有国外的采购小票。在化妆品造假链条中,采购小票造假也是一个成熟的产业。记者采访了解到,在网络上,韩国、欧洲等代购热门地的小票应有尽有,小票上的产品代码还可与假冒标签相匹配。

第五步是伪造运输过程。万事俱备,接下来就是在商品的运送环节做文章。为了让这些假名牌更加“名正言顺”地到达消费者手上,运送渠道自然相当重要。

一般有两种做法:一种是伪造快递单。快递公司也会参与到帮助商家售假的环节中去,福建、广东等城市发出的快递单,快递公司全部配合商家伪造成国外发货的快递信息,每单收取几十元的费用;还有一种更为高端的则是海外镀金。根据警方掌握的材料,有相当一部分假冒化妆品会被运往国外,然后再通过代购或海淘的形式邮回来,以便获得海外发货凭证和入境证明。

鱼龙混杂

“良心代购”也真假掺着卖

前几年电商平台是售假的主要阵地,而随着社交平台不断发展,尤其是微商的兴起,如今化妆品售假阵地也随之向社交平台转移。

阿里巴巴报告显示,2017年,各地制假售假团伙为攫取利益、逃避打击,跨国境跨平台流窜现象日益严重:一些制假售假分子向微信朋友圈、微商等社交平台转移;还有一些制假分子尝试搭建海外网站,通过FACEBOOK等社交平台引流售假。

随着电商平台打假力度不断加强,部分售假分子为避免被平台处罚,通过在商品详情页展示微信号的形式,将消费者引流到微信朋友圈中,再通过微商等平台销售假货。

相较于电商平台,社交平台比较封闭,基本都是通过QQ、微信等社交工具交易,这些社交工具私密性比较强,监管机构执法取证更难。因此,这几年微商已成为假化妆品最为泛滥的领域。

当前,一些售假商家明目张胆利用微信售假。售假商家通过微信“搜一搜”功能引流,通过“小程序”功能展示假货图片招揽顾客。

记者以做微商代购寻找货源为名,联系上一些销售假冒伪劣化妆品的卖家,发现一些商家并不避讳假冒一词。在微信封面上宣称“一手货源,特殊渠道,诚招代理,一件代发,款到发货,圈里是批发价格,批量可谈!”“专注高端品质12年,一直在研发新款,专注品质,一直被众多同行模仿,我们不求数量只求质量!感谢新老客户/代理一直以来的支持与相伴,共同发家致富!”

交谈之中,这些假货批发商还直言找他们拿货的买家,不少从事代购生意,以接近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