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弘道:中国法治评估如何转型?

作者: 时间:2017-09-27 09:19:17 来源:法治早餐 浏览:1845 次
  法治评估在中国的兴起不是偶然的,有其自身的土壤和时代使命。各地的法治评估实践和各个学术机构的法治评估研究,无论评估方法是否存在局限还是指标设计是否科学,都在客观上推动了法治评估的发展和法治中国的进程。法治评估正在转型,主要原因在于顶层设计对法治评估的定位和大数据、人工智能将深刻影响法治评估的格局。
  中国法治评估的兴起:步入量化法治阶段
  虽然法治评估缘起于国外,但其在中国的热度已经超过国际任何国家,法治评估之所以“热”在中国存在其必然的逻辑和内在机理。法治评估在中国兴起无疑受到国外指标运动的重要影响,也是中国法学研究方法发生变革的结果。
  法治评估的定位及意义
  法治评估实际上是一种法治的推进机制,也是一种制度创新。法治评估为法治建设确立目标,第一步是要设计指标。指标设计要求化繁为简,要把庞大的法律法规变成一系列指标和考核标准,而且必须落脚于“实际的法治”。法治评估是一种法治建设的倒逼机制。从功能上讲,法治评估机制能够倒逼法治建设的各项工作。法治评估是一种公众参与机制。法治水平如何,最终要看公众是否满意。法治需要合力,需要公众参与。第三方法治评估是政府以外的第三方力量的参与,是一种有效的形成法治合力的公众参与机制。
从上述方面看,法治评估是未来中国法治的增长点。但法治评估是否能够真正成为未来中国法治增长点,关键在于理论界和实务界是否能够真正贯彻落实中央的顶层设计。
  法治评估模式
  法治评估一般可以分为两种模式:内部考评和外部评估。内部考评即政府和司法机关内部自上而下的考核评估。外部评估即第三方评估。未来法治评估的基本趋势是:内部考评和外部评估两种模式在中国将长期存在;第三方评估从弱到强,逐渐成为常态。
  大数据法治和法治评估的未来走向
  法治评估面临转型。一方面,中央顶层设计为法治评估转型奠定了基础。另一方面,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为法治评估转型带来新的契机。未来中国法治评估,一方面会按照目前模式继续发展,另一方面会在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面取得突破。法治评估转型是中央顶层设计带来的必然结果,是作为中央决策前提下全国范围的普遍应用。在这样的前提下,法治评估无疑面临全方位转型。
  法治评估转型是大数据时代到来的必然结果
  大数据法治的实验是新兴的跨学科、交叉学科的研究,需要协同创新。大数据法治的实验性研究需要相当的投入,否则根本无法开展任何大数据法治实验。这就是为何把商业模式融入大数据法治实验的理由。这可以作为创新法学研究方法的另一种尝试。
  法治评估和中国法治实践学派
  中国法治评估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从无到有,已成为中央顶层设计内容,成为法治建设工作的抓手,成为法治发展的增长点。依托于法治评估实践,根植于法治评估理论,中国法治实践学派诞生。中国法治实践学派超越法治评估,为法治评估理论化确立学术路线,为法治评估实践设计具体路径。
  没有法治评估,中国法治实践学派或许难以诞生;没有中国法治实践学派,中国法治评估的发展一定有局限。中国法治实践学派的实践性将指导、引领法治评估的未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