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垃圾如何处理?垃圾围城,美丽中国就无从谈起

作者: 时间:2017-11-06 10:16:50 来源: 浏览:511 次

 “双11”临近,在网购大军都在思考买什么的时候,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在忧虑另外一件事情:快递垃圾怎么处理?

    侯义斌委员指出,现在快递业务在我国的发展非常庞大,由此引起的快递垃圾数量也非常大,不仅给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也带来了很大信息泄露的风险。

    “由于我们近年来快递业和外卖业的迅速发展,人为地制造了大量的生活垃圾,其带来的固废污染问题不可忽视。在这些新兴发展的行业中,怎么解决产生的垃圾问题,我个人认为可能还是要从包装本身的可降解性来着手。”王明雯委员在道出自己忧虑的同时,还提出了解决的办法。

    11月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分组审议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分组审议期间,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对快递垃圾、垃圾分类等备受关注的话题进行了热议。

    通过立法治理快递垃圾

    执法检查报告指出,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新业态不断涌现,新问题随之产生,如快递包装废弃物等快速增长,加剧了环境污染。

    “目前我国快递业快速发展,所造成的环境压力不能忽视,尤其是包装物消耗巨大和过度包装等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一年我国快递业共消耗了超过100亿张快递运单、32亿只编制袋、68亿只塑料袋、37亿个包装箱、3.3亿卷胶带,这个数字真的是很可怕的,都是‘亿’字来表述。”李玲蔚委员指出。

    对于问题的解决办法,委员们认为,报告中提到的“推动形成政府企业公众共治的绿色行动体系”建议非常到位。

    冯淑萍委员认为,污染要有代价,治理要有奖励,“例如快递垃圾问题的处理,可以考虑让快递员把纸箱子收回来,给点钱或者其他奖励,鼓励回收利用。”

    贺一诚委员指出,现在电子商务法草案正在审议,可以考虑在其中规定,所有的快递公司都要使用循环利用包装箱,这样就可以减少快递箱方面的固体垃圾问题。

    “首先,政府从立法的层面应该尽快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在政策上也要加大扶持力度,同时要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全社会重视程度。其次,对于企业和电商来说,可以从问题中看到机遇,可以研发绿色、环保和多次可重复使用的包装等新产品。再次,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讲,还需要改变生活态度,树立起绿色、环保、适度、简约的观念。”李玲蔚说。

    建立固体废物垃圾分类制度

    执法检查报告提到,生活垃圾分类探索了多年,尚未取得实质性突破,公众参与分类意识薄弱,一些居民区垃圾分类设施形同虚设,基本上还是混合倾倒、混合清运、混合堆放、混合处理的状况。

    报告中提到的垃圾分类问题,引起了委员们的热议。

    “垃圾分类我们倡导了很多年,但现在效果不佳,有些小区里推广垃圾分为可回收、厨余、其他三类,但形同虚设,有的群众坚持分类了,但收运的时候又混为一谈了,现在垃圾量巨大,如果很多城市垃圾围城,美丽中国就无从谈起。”马馼委员说。

    侯义斌委员直言,我国大部分设有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示范单位的社区的垃圾分类工作,实际上做得并不好,与国外差距很大,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目前社区的居民基本上没有任何人真正按照分类去投放垃圾;另一方面是市政的垃圾收集车辆没有按分类垃圾进行收集。

    委员们在提出问题的同时,也提出了解决的思路。

    王毅委员认为,垃圾分类是个长期系统工程,必须把个人的义务和责任与政府相应的责任统一起来,并以后者为前提才可能使未来的垃圾分类走上正轨。根据十九大报告精神,需要以质量和效率为核心,重塑我国资源利用与固废处理战略、时间表和路线图。

    车光铁委员建议,进一步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全面加强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技术研发和项目建设力度,不断提高固体废物处置和利用水平。同时,应积极完善和推行城市垃圾分类处置办法,通过宣传动员、增加投入、政策激励、强化执法等多种措施,有效推动城市垃圾分类收集处理。

    “建立固体废物垃圾分类制度已刻不容缓,应建立政府统一组织、统一管理的回收体系,应对群众进行垃圾从源头分类回收、加工再生利用重要性的宣传教育,并在乡村、街道、社区设立垃圾有偿回收点,这样不但可以提高垃圾和废旧物资的有效利用率,还可以大大减少工作量和成本。”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高广生说。

    增强政府企业居民主体责任

    执法检查报告提到,城乡结合部的“垃圾围城”现象还比较突出,大部分建筑垃圾没有固定消纳场所,存在无序乱倒现象。

    “我曾经看过一张图,沿着北京六环有几百个垃圾场,被称之为‘垃圾围城’。我们国家的垃圾成分和国外不太一样,因为生活垃圾比较多,水分比较高,所以产生了大量的渗滤液,这些渗滤液一旦击穿了填埋场的隔离层,就会产生触目惊心的场景。”杨卫委员对于这一现象非常忧虑。

    关于问题解决思路,一些委员指出,应当让政府、企业和社会承担起各自责任。

    车光铁委员认为,应按照“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积极督促工业企业落实主体责任,规范固体废物储存场所管理,完善固体废物特别是危险废物的处置设施建设。

    王毅认为,应促进垃圾和危废处理产业的健康发展。目前整个行业在营改增后的税负总体在增加,本来固废处理的利润就不是很高,企业竞争不规范,很多涉及跨部门、跨行政区问题,需要各方面协调并取得共识。特别是政府作用非常重要,尤其是在中等收入条件下的邻避效应影响,如果没有规划、法规、沟通机制和应急对策,现在垃圾围城的现象还将持续。垃圾处理需要更好地构建治理体系,让政府、企业和社会协调共赢,发挥好各自的义务和责任。

    吕薇委员认为,应当增强政府、企业、居民的主体责任:政府除了执法、加强监督检查以外,还要承担起社区管理责任,要发挥社区的作用,来鼓励和激励社区组织居民和调动居民的积极性;企业应当承担起绿色生产责任,如果产品达到了绿色标准,应该有相应的绿色生产的标识,这样有环保意识的消费者就会主动去购买;在增强居民的责任方面,应该有个激励机制。此外,还要明确社区管理包括物业的主体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