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问政府信息公开能力

作者:编辑1 时间:2014-05-16 17:18:37 来源:河南法制报 浏览:3275 次

近日,在南京、杭州等地相继发生了放射源铱-192丢失、垃圾焚烧项目选址等导致的突发性公共事件。再早一些时间,在甘肃兰州、广东茂名也发生了自来水苯超标和PX项目导致的突发性公共事件。


这些突发性公共事件既是对政府执政能力的考验,也是对政府信息公开能力的拷问。


信息披露滞后公众利益受损


5月10日中午,南京市官方微博“南京发布”和“南京环保”官方微博向社会发布消息称:5月7日,天津宏迪工程检测发展有限公司在位于南京市浦六北路188号的中石化第五建设有限公司院内进行探伤作业期间,丢失用于探伤的放射源铱-192一枚。


这是有关这枚放射源的第一次官方发布,此时距放射源丢失已过去80多个小时,离企业向环保部门报案也已过去30多个小时。


之后,当地政府公布信息称,在各部门的积极配合下,于5月10日10时30分锁定放射源,并采取安全措施,专业人员正组织回收。


4月10日17时,兰州水务集团与法国合资企业——威立雅公司在对自来水进行检测时,发现苯含量超标。11日10时许,媒体首先披露自来水苯超标消息。4月11日16时许,政府方面公布这一消息,比媒体报道迟了6个小时。


国务院发布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求,对于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属于县级以上各级政府及其部门应当主动公开或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卫东认为,此次南京放射源丢失,此前兰州局部自来水苯超标事件,当地政府的信息披露显然是不到位的。


信息披露被动真相有所隐瞒


记者在调查放射源铱-192丢失事件时了解到,一开始当地政府并未打算向公众公布这一信息,只是通过卫生部门调查有关情况。


一些网民对此提出了疑问:为什么从接到报案到公布信息用了30多个小时?


江苏核安全管理局局长陆继根讲解了发布消息迟缓的原因。首先是企业报案迟缓,耽误了时间。5月7日凌晨天津宏迪检测公司丢失放射源,9日1时企业才向南京市环保局报案。为减少大范围公众恐核焦虑,政府在锁定放射源位置后才公布消息。


记者在调查自来水苯超标事件时,兰州威立雅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发现苯超标的时间是4月10日23时。然而,兰州市政府、甘肃省环保厅等部门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称,发现苯超标的时间为4月11日。


另据了解,兰州威立雅公司4月10日17时对出厂水的检测数据是苯含量为每升118微克,到政府新闻发布时,这一数据降到每升78微克。不知是政府有意降低了指标,还是企业又修改了检测数据?


政府信息公开必须不断强化


近年来,我国政府信息公开的步伐不断加快,从突发事件应对法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实施,从政府“三公”经费和行政经费到保障性住房、食品安全等重点领域的信息公开,各级政府通过公报、网站、微博等途径不断拓宽信息公开的渠道。


但是,必须看到,政府信息公开的现状与公众的要求还有很大距离。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认为,信息披露及时性影响公共安全和公共利益。比如南京放射源丢失事件,政府应该在接到企业报告后,第一时间披露相关信息,让社会周知。


杭州垃圾焚烧项目和茂名PX项目,引起了当地市民的担忧和反对。这些项目本身并没有错,为何得不到市民的支持?政府在信息公开方面存在哪些问题?


住建部科技委员会委员、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张益指出,公共设施产生的效益为全社会所共享,但负面效果却由附近居民承担,所以会受到选址周边居民反对。这种“不要建在我家后院”的“邻避效应”,在国际社会也普遍存在。


马怀德分析说,这跟政府与公众的沟通不充分、信息披露不对应有很大关系。比如,当地百姓关心的是垃圾焚烧厂对当地环境的影响,是否会造成房屋等资产贬值。而政府请来的专家强调的是,只要垃圾焚烧设备达标,所产生的环境危害很小,就算呼吸一万年,空气中的二咽恶英也不会导致中毒等。


专家表示,公共事物公众参与的前提是公众知情,而公众知情的一个重要前提是政府信息的公开,通过政府信息的公开在政府与公众之间搭建桥梁,建立协商机制。(据新华社)


新闻背景


最近一段时间,我国一些城市出现突发性公共事件,信息公开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


从法规建设来看,到今年5月,我国突发事件应对法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已经超过6年。


据了解,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2006年至2010年)》首次提出,要保障公民对政府工作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


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在更高层次强调,要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


2007年11月起颁布实施的突发事件应对法,删除了有关新闻媒体不得违规擅自发布突发事件信息的规定。


2008年5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施行。这是我国第一部针对政府信息公开的专门法规。条例中“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成为各级政府施政必须遵循的基本规则。


2011年,中央财政预算中的“三公”经费首次公开。虽然“三公”经费公开仍有不够详细、看不懂等质疑,但这种公开的做法依然赢得了社会好评。


2013年9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要主动回应社会关切。重要政策、法规出台后,要通过多种方式做好科学解读,让公众更好地知晓、理解政府经济社会发展政策和改革举措。对重要舆情和社会热点问题,要积极回应、解疑释惑,并注意把人民群众的期盼融入政府决策和工作之中。”


2013年10月15日,国办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政府信息公开回应社会关切提升政府公信力的意见》,提出下一步,“国务院各部门要建立健全例行新闻发布制度”,“与宏观经济和民生关系密切以及社会关注事项较多的相关职能部门,要进一步增加发布的频次,原则上每季度至少举办一次新闻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