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轶:做有想象力的法律人

作者: 时间:2019-06-28 16:14:28 来源: 浏览:1733 次

□王轶(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

六月的人大校园,总会跟平时有一些不同。每每在夜晚穿行明德广场,总会时不时地邂逅身边匆匆表达的爱情、难以割舍的依恋、踌躇满志的憧憬,当然,也一定少不了略微有些感伤的歌声。“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中文真是世界上最优美的文字!明明就是一个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汉字,合在一起就产生了一股特别的力量,让离愁别绪刹那间涌进心房,久久都挥之不去。人生大抵就是这样,就是一段一个送别接着又一个送别的旅程。但是我相信,永远都送不走的,是我们人大法律人的坚守和理想;永远都送不走的,是我们作为人类一份子的温情和善良。

当孩子向您提出您感觉难以回答的问题时,就是家庭关系发生天翻地覆改变的时刻,这是孩子已经长大、开始独立、走向成熟的表征。我一直怀着难以言表的复杂心情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这一天终于来了!就在6月13日我陪同韩大元老师到乌兰巴托参加“第六届亚洲法学院院长论坛”的前一天,正在读中学的儿子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爸爸,你觉得人和地球上其他生命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我停下来,认真地想了想。是啊,人和这个地球上其他的生命究竟区别在什么地方?是人有感情,而这个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没有感情吗?在我的手机里收藏着一幅照片,据说这张照片的拍摄者在拍摄完毕之后,就一直陷于抑郁症不能自拔。这是一张怎样的照片?群豹在追逐一只母鹿和两只鹿宝宝。以母鹿的奔跑速度完全可以逃脱这群豹子的杀戮,但她却停下了自己奔跑的脚步,任由群豹扑到自己的身上,撕咬自己的身躯。在即将被撕成碎片的瞬间,她惊恐哀怨的目光透露出一丝欣慰,眺望着前方逃离了群豹攻击的两只鹿宝宝。这是出自本能的爱,可以划过时空跨越生死!动物没有感情吗?!前几天的微信朋友圈,刷屏的是一组让人动容的照片和一段让人泪目的文字:一只小猫,流浪在街头,被发现时邋里邋遢,瘦得不成样子。而她的身旁,躺着妈妈的尸体。妈妈不知何时,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小猫却不离不弃,不断舔舐着妈妈已经没有了温度的身体。小猫白天依依不舍地守在妈妈身旁,到了晚上才外出觅食,渴了就喝街边的积水,饿了就嚼路边的树枝,好不容易在垃圾堆中找到一片肉,骨瘦如柴的她一路飞奔到妈妈身旁,要把这片肉送给妈妈。动物没有感情吗?!在这一点上,人可能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如果有,那也应当是动物尚深情,人当情更深。

人和这个地球上其他的生命区别究竟在什么地方?是人有思想,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没有思想吗?著名哲学家加缪说过,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是啊,生存还是死亡,才是真正需要严肃对待的哲学问题。但只有人类才会面对这一问题吗?我们在无数场景中可以看到,无论是禽兽还是草木,都会面临生存还是死亡的选择。我们怎么知道它们就没有对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进行过认真的思考?母鹿的生死抉择,小猫的不离不弃还不能让我们作出应有的判断吗?如果说在这一点上,人类和这个地球上其他的生命真的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可能就是人类是用自己看得见、听得懂、摸得着的方式表达了对生存与死亡问题的思考,而且人类在这个需要严肃对待的哲学问题之外,还思考了很多不需要那么严肃去对待的问题。

人和这个地球上其他的生命区别究竟在什么地方?我想起自己中学时代在教科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人和地球上其他生命的区别就在于人会制造和利用工具。这真的就是人和地球上其他生命的区别吗?著名的人类学家Jane Goodall女士经过多年观测和研究发现,黑猩猩是可以制造并且利用工具的。她的导师——同样是杰出的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Louis leakey说了一段著名的话,“我们现在必须要重新定义工具、重新定义人,不然我们就得承认黑猩猩和人没有什么差别。”看来,在制造和利用工具的问题上,如果说人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真的有什么区别的话,一定不是只有人才会制造和利用工具,而是人会制造和利用更为丰富和复杂的工具。

在我看来,人和这个地球上其他的生命,最大的不同就是人总会赋予自己的行动以意义,并在赋予意义的基础上展开充分的想象。人类大概是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中最富有想象力的物种!人类以外,这个地球上其他的生命都严重依赖大自然先天给定的条件。但人类不一样,人类从来没有满足过自己的生活条件和生存环境,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从信息社会到智能社会,人类向前迈出的每一步,无不闪耀着人类想象力的神奇光芒。人类的发展,就是一个不断展现想象力,并把想象转化为现实的过程。我们想像鸟儿一样在天空翱翔,于是我们有了飞机;我们想像鱼儿一样在海里遨游,于是我们有了轮船;我们希望足不出户,就能获得自己需要的商品,于是我们就有了电商。是啊,人类能走多远,根本上还是取决于人类的想象力有多强!

推动社会的发展,需要人类展现自己的想象力;推动法治的进步,同样需要法律人展现自己的想象力。这是一个特别需要法律人展现自己想象力的时代!当我们着手进行一部法律的起草,当我们着手进行一部法典的编纂,以前几乎所有的问题都能够从其他国家和地区现成的文本中找到可供参考的答案、可供借鉴的经验。但是站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会发现,我们面对着越来越多人类以前从来没有给出过答案的问题。无人驾驶机动车肇事致人损害,如何进行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承担?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的翻版?还是产品责任的无差别适用?需要我们去给出答案。还有应该赋予人工智能在民法上什么样的法律地位?这些都需要我们法律人运用想象力,去给出答案的问题。

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如何做出我们的回应?人类几千年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挑战和机遇总是携手而来,相伴而生。前所未有的挑战一定同时意味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如果说迄今为止,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向世界展现的主要是我们的学习能力的话,那么改革开放未来的四十年,未来的七十年,未来更长的历史时段,我们需要向世界展现的,应当是我们的想象能力:面对人类还没有给出答案的问题,我们要给出适合我们的答案,并能够对人类有所启发;来到人迹罕至的领域,我们要留下探索的足迹和扎实的脚印;我们要在还没有路的地方,披荆斩棘,筚路蓝缕,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这不但是在人类面对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作为一个有着五千年生生不息、绵延长久文明的民族必须承担的历史使命;更是一个过去百余年来不断从人类共同文明中吸取营养的民族,能够为人类文明送上的最好的回馈。人大法律人,应当有这样的理想,应当有这样的抱负。我们正身处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我们正在创造历史,此时此刻,人大法律人必须出场,不能缺席。

在离别的时候说这些话,可能有些沉重。但我想,大家和我一样,真心希望当我们的国家和民族需要法律人挺身而出的时候,能够看到我们人大法律人,能够看到在座各位同学的身影。希望你们在人大法学院过去两年、三年、四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所学习的知识和积累的经验,是你们登高远望的肩膀,而不是禁锢你们想象力的高墙。

(文章为作者在2019年毕业典礼上的致辞节选)